钻进钱眼打一动物
兩會之聲——全國兩會專題 哈洽會 網絡媒體龍江行 哈爾濱冰雪大世界:冰筑絲路 雪耀龍江 聚焦兩會 龍江絲路帶 第二屆中國-俄羅斯博覽會 綏博會
冷友斌:民企要發展首先要扎實做好基礎
新聞來源:新京報 | 發布日期時間:2019年03月15日 10:14


3月14日,全國人大代表、黑龍江飛鶴乳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冷友斌接受媒體采訪。

  冷友斌,全國人大代表,中國民間商會副會長,黑龍江省工商聯副主席、黑龍江飛鶴乳業有限公司董事長。第二次參加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冷友斌,今年帶來了有關東北黑土地治理的建議,因為這“103萬平方公里的黑土地是東北最引以為傲的資源優勢”。兩會期間,在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,談及去年11月參加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的民營企業座談會時,冷友斌表示,民企要發展首先是要扎扎實實去做好基礎,否則就“只能曇花一現”。

  中國3歲以上孩子都有節日,可是0-3歲的孩子沒有,所以我建議將5月28日作為寶寶日或者寶寶節。“5·28”,就是我愛寶。我們是做嬰幼兒奶粉的,所以關注嬰幼兒這個群體,提倡父母每天多陪伴孩子一個小時,真正跟孩子親情接觸,而不是一邊看孩子,一邊拿著手機玩微信,看手機的時間比看孩子的時間還多。養孩子簡單,但是教育孩子一點都不簡單。——冷友斌

  談代表履職

  建議休耕輪作,治理黑土地保護“金飯碗”

  新京報:今年是第幾次參加人代會?提交了哪些建議、議案?

  冷友斌:今年是第二次參加人代會,提的是有關黑土地治理的建議。每個地方都有賴以生存、發展的“金飯碗”。全球黑土區僅有三片,東北獨占一方,103萬平方公里的黑土地是東北最引以為傲的資源優勢,是優質糧的生產基地,畜牧業的生產基地,尤其是奶制品的優質生產基地,這是不可復制的。“捏把黑土冒油花,插雙筷子也發芽”,是對這片世界公認的最肥沃土壤的寫照。南方很多地方很美,青山綠水,但就是缺這塊黑土地。

  新京報:你認為黑土地保護現在有哪些問題?

  冷友斌:每形成一厘米厚黑土需要200-400年。由于長期高強度開發,以及水蝕風蝕等影響,黑土已經開始變“瘦”、變“薄”、變“硬”,還出現了黑土內澇問題。所以我建議要休耕,要輪作,不能說玉米好賣就一直種玉米,一定要輪作。再有,還要根據不同的環境設計不同的還田方式,比如有機肥還田。

  新京報:有的地區焚燒秸稈,造成了嚴重的大氣污染。秸稈可以還田嗎?

  冷友斌:可以還田,但是要科學地還,一定要有科學性。秸稈發酵生產沼氣,既能將秸稈變成寶貴的氣體燃料,又可以將沼液和沼渣作為肥料還田,但是這種氣體燃料成本高,所以國家應當給相應政策,引導百姓變廢為寶,只要是清潔能源,只要能夠把廢變成寶,就給政策性的補貼。有些發達國家就采用這種方式治理環境,加氣站和出租車都寫上這是清潔能源車,建議大家要搭這種車。

  新京報:沒有提跟自己行業有關的建議嗎?

  冷友斌:跟我們行業直接相關的,我沒提,因為這好像是給我自己提的。我認為,作為一個人大代表履職盡責,一定要把社會上老百姓關注的心聲反映上來,因為你有發言權,不少領導就坐在你旁邊,聽你發言,你有這個機會,能夠代表行業也好,代表一些群體也好,一定要把百姓的心聲說出來。

  不過,關于黑土地保護的建議,跟我們還是有關聯,飛鶴現在想完善的一個環節就是有機肥還田。

  談國產乳業

  國家監管嚴格,中國乳業大品牌值得信任

  新京報:生產奶粉的企業現在要搞有機肥還田?

  冷友斌:我們是以工廠為中心建的農場和牧場,牧場和工廠不會超過15公里,因為距離近能保證奶運到工廠時間最短、最新鮮,保證牛奶里面的活性。牧場周邊的地,種的就是喂牛的飼草飼料。我們想把牧場的糞肥還到田里去,也就是牛的糞便變成有機還田,田上種的飼草飼料再回到牛身上,牛吃完以后再產奶,奶運到工廠加工成嬰幼兒奶粉,這樣就形成了一個大的乳業生態循環,一個乳業生態圈。形成這樣的生態循環,我們在全世界都很有競爭力。因為這個生態循環,是建在北緯47°的世界黃金奶源帶上。現在差的就是糞便處理、有機肥還田這個環節。

  新京報:你有沒有感覺特別困難的時候?

  冷友斌:2009年到2011年、2012年,這個階段非常艱難。我們從2000年開始,建標準化擠奶站,幫助合作社、小牧場規范養牛,但是后來發現這樣不行,因為養牛戶不聽我們的,家里有啥就喂啥,有玉米就喂玉米,有豆餅就喂豆餅,管理也不科學。我覺得這樣不行,標準化擠奶站只能保證養牛戶到奶站擠牛奶的時候不摻水不摻假,但是控制不了奶源這個最關鍵的源頭,沒有好原料怎么能出好產品?所以我們從2006年開始建自己的大型農場、牧場。

  當時在美國上市,融資的錢、向銀行貸款的錢、公司賺的錢全都滾進來,沒有辦法,牛張嘴就得吃。2010年到2011年,是我們資金最緊張的時候,也是發展的最關鍵時期,天天跑銀行,天天解決資金的問題,經常愁得睡不著覺,擔心資金鏈斷裂,最困難的時候差點破產。

  新京報:但是現在仍有一些人對國產奶粉不放心,甚至海外代購洋奶粉,你怎么看?

  冷友斌:我認為,最起碼中國乳業的大品牌都是值得信任的,因為從2008年開始,國家的監管非常嚴格,建廠要驗收,配方要注冊,工藝標準要上報。抽檢方面,國家抽、省級抽、市級抽,還有第三方檢測,每個工廠必須配備一個化驗室,一個化驗室投資兩三千萬,小企業別說建工廠,建化驗室都未必建得起,我們現在光化驗室就投了兩個多億。

  談民企發展

  做好實體企業,首先要扎扎實實去做基礎

  新京報:你參加了去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的民營企業座談會,會上哪些細節令你印象深刻?

  冷友斌:習總書記在座談會上的講話,堅定了大家的信心。其中,堅持“兩個毫不動搖”,民營企業的作用,大力支持民營企業發展壯大,保護企業家人身和財產安全,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我們自己人等說法,都讓我印象深刻。

  新京報:你覺得民營企業要發展最關鍵的是什么?

  冷友斌:改革開放40年,我經歷了20年的國企時期,又做了20年的民企。飛鶴是1998年、1999年,從國企轉制而來的。民企20年,見證了所有的乳品行業的辛酸,像阜陽大頭娃娃、三聚氰胺、激素門等。我認為,民企要發展,首先是要真正地扎實地去做基礎,如果基礎不牢,只能曇花一現;第二個就是要有定力,你認為你的戰略是對的你就要堅持。

  民企20年,我們一直在打基礎,基本上把所有賺的錢,全投在了打基礎上,投了幾十億進去,才形成了現在的生態循環,打下了這樣的基礎,才能保證產品未來長期可持續的高品質高質量,現在我們差不多有接近7萬頭奶牛,還拿下了世界食品品質評鑒大會金獎這個食品界的“諾貝爾獎”。這個過程可能有人扛不住,因為砸了那么多錢。我覺得,做實體企業自己頭腦要清醒,因為我們不是做投資的、不是做金融的。

  新京報:你對中國民營企業以后的發展趨勢怎么看?

  冷友斌:我是看好的,民營經濟的發展一直受到黨和國家的高度重視。我們企業一直堅持做嬰幼兒奶粉的事業,切實享受到很多國家鼓勵和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的政策,我對民營企業的未來充滿信心。(采寫/記者 王姝 袁靜偉 攝影/記者 彭子洋)

【編輯:郭璨】

中新網黑龍江新聞官方微信:掃一掃,立即關注!

關注“中新網黑龍江新聞”,獲取獨家新聞資訊。
更多精彩請關注各大微博平[email protected]中新網黑龍江新聞 。

中新社黑龍江分社團隊
王曉丹
戚欣茹
史軼夫
劉錫菊
解培華
王琳
魏來
于坤
郭璨
李香梅
钻进钱眼打一动物 国际金龙网站靠谱吗 江苏时时开奖走势 pt电子哪个容易爆分 重庆老时时彩360开奖结果 赚钱到底靠的是什么 北京pk10稳杀一码 重庆时时开奖作弊 六肖王中特全年无错↙ 交流群三分pk10精准在线计划 北京pk软件